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章 可惜你拒绝
    “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皇朝水晶爆炸的瞬间,高歌已经对两位队友开始激情洋溢地赞扬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何遇也很激动。这是他关注王者荣耀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游戏体验。在之前他幻想过无数次自己游戏的经历,场面甚至比KPL的职业赛还要精彩。可是此时他才知道,无论是怎样夸张的想象,都比不上真实上阵的每一分钟。即便这只是一局很少人玩的长平攻防战,即便场面并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华丽,可这胜利带来的激动与喜悦却远比任何一次幻想都要来得强烈。

    留在他心中的遗憾只有一点:这场比赛实在太短暂,自己其实还有很多方面想要体验的。

    不过终究还是到此为止了吧。

    何遇将手机还给了借给他的同学,由衷地表示了一下感谢。对方接回手机,神色却有些尴尬,扭头朝张承浩那边望去。是张承浩大度地让他借手机借号给人家,结果却换来己方摧枯拉朽般的一场败局,皇朝三位主力选手此时都还捧着手机,满脸的忿忿不平。

    高歌却毫不理会皇朝那边,整个人的注意力全在何遇身上:“合作的非常愉快啊同学,感觉我们之间很有默契。怎么样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浪7战队?”

    加入战队?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邀请让何遇一愣。这样的场景他何曾没有幻想过?中学时期身边也不乏玩王者荣耀的同学,但是刻意的忍耐和回避让这一幕直至今日才成现实。何遇的心中是激动的,是期待的,是渴望的,但是话到嘴边,却还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高歌还没来及进一步游说,皇朝三人已经一脸不服地走到了他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高歌,长平攻防战都玩得这么熟练?”张承浩阴阳怪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太熟,但收拾你们已经足够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吹,这图的野怪刷新时间和王者峡谷完全不一样,我们要是早知道这一点能让你赢了?”张承浩大声说道。这话无疑并不只是说给高歌听,而是自己脸上挂不住,要向周围观众解释一声。堂堂皇朝队战的主力三人,让浪7的两人随便带了个路人就虐翻了,这足以让他们在东江大学的王者圈被嘲笑很久。

    “头两波可能不知道,后来也一直没发现吗?”何遇很疑惑地接过话来问道。

    张承浩顿时语塞,足够留心的话,确实第二波的时候就该发现野怪刷新的速度很快。可皇朝三人那时连二分钟刷新的暴君都忽视了,哪里还顾得上留心计算这些?等到他们意识到时已经回天乏术。长平攻防战这图的节奏比王者峡谷要快多了。

    “自己意识不到位,就不要把责任推到无知上好吗?”高歌很鄙夷地说道。张承浩妄图让周围观众接受的解释顿时站不住脚了。周木同和许开怀低着头,像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张承浩也是面红耳赤,瞪眼朝戳破他们的何遇看去时,猛然间意识到:能说出这话的,怎么可能是个不会王者荣耀的新人?

    “同学,王者荣耀你不仅仅是听过名字吧?”张承浩看着何遇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玩过,只是有一些了解。”何遇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玩过,却有一些了解?”这话让张承浩很怀疑,他有强烈的预感自己是不是坠入了什么圈套。可这路人终究是他自己选出来的,高歌就是神机妙算也不可能猜到他会在这么多人中挑选哪位。所以想来想去只能是他们运气太差。

    “算你运气好,这次我认了。”无奈之下,张承浩也只能认栽。

    “是你运气好才对,千挑万选,选出了个最会玩的给我们,很遗憾吧?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得意。不过就是场长平攻防战。这学期的校际联赛我等着你们浪7,希望你们可以凑够人,不要太早被淘汰。”张承浩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,比赛见。”高歌淡淡回应着,只是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却拍了一下何遇的肩头,俨然一副将何遇算成了浪7一员的模样。

    张承浩还想再争几句,却有社团伙伴急匆匆地跑到他身旁,在他耳边说了两句。张承浩顿时像想起什么似的,注意力马上就不在高歌几人身上了,急忙招呼着伙伴们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着!”离去前,张承浩终于还是瞪了浪7战队的一眼,可是连何遇都一起瞪在内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充满敌意和挑衅的眼神,何遇有些无语地望向身边这位:“我说,我刚刚好像是拒绝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考虑一下吗?”高歌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何遇很是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遗憾了,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,但如果日后又想找几个伙伴一起的话,随时找我。我叫高歌,物理系三年级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何遇没有答应什么,但这份谢意却是由衷的。

    “等你。”高歌微笑着。看着这笑容,何遇才猛然想起,这不就是自己从哥哥办公室出来时在楼道里险些撞到那个女生吗?

    高歌这时却已经转过身,拍了拍她的同伴示意离开。原本十分兴奋一脸期待的周沫,在听到何遇拒绝后脸上便写满了失望。在高歌的招呼声中,很是遗憾地又看了何遇一眼,默默地跟着高歌离开了。只是走出没多远,忽然就听到身旁高歌来了一句:“劝劝他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周沫一愣,扭头朝高歌看去,才发现高歌并不是冲他说话。她对话的一方这时已经与他们擦肩而过了,并未做出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“谁?”周沫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何良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学生处的何良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前职业选手,天择战队的打野何良!唉,我一直觉得天择战队的打法耽误了何良,完全没给他发挥的空间啊!”周沫平时话不多,但一提到KPL的职业选手和赛事便立即开始发表起他的看法,连为什么会聊到这位何良都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尴尬的是他退役后的第一年,天择战队就立即拿到了秋季赛的总冠军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择新的打野选手游亚中和何良完全不同类型,我也不好说他和何良谁更强,但天择的战术看起来更适合他发挥。”周沫谈论起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是眉飞色舞的,与闷头闷脑坐在浪7招新处,看到人注意到这边便站起来傻笑的那个周沫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天择战队的战绩确实因此变得更稳定了。春季赛如果不是季后赛时周进因病缺席,说不定就蝉联冠军了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缺少了周进,天择战队差不多等于少了10%的稳定输出。这赛季的周进不知道会表现如何,他的年纪可是已经不小了。”周沫感叹着。

    “这样聊下去,KPL的每位选手我们都会聊一遍的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周沫愣了下,随即发现他们已经跑题很远,不免尴尬地笑了笑。他总是这样,一提起职业赛就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周沫回头看了一眼,看到何良正走到先前和他们一起的那位队友面前,两人的关系一看就是极熟悉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那个新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是何良的弟弟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知道的?”周沫纳闷。

    “之前去学生处的时候正好碰到他去何良的办公室找何良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了。”周沫早就发现高歌在张承浩选完路人后就变得有些不一样,原来是早知道这路人的底细。这么说来张承浩还真是不走运。他选出的这路人要说在比赛里有多秀那倒也没有。但是他一上来就提供了长平攻防战中的野怪刷新信息,这东西其实周沫同张承浩他们一样是完全不知道的。掌握到这一点,可以说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拿到了赛点。

    “看来张承浩说得没错,我们确实挺走运的。”周沫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话也不能这么说,你所认识的我会做那种特别没别握的事吗?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长平攻防战的野怪刷新时间?”周沫十分不信。作为王者荣耀上的小伙伴,他对高歌可谓知根知底,他确信高歌和他一样,虽资深,但对长平攻防战一样没什么研究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是百度知道啊。”高歌说着给周沫看了看她的手机。上面浏览器停留着的网页上,显示的正是一篇长平攻防战的攻略文章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早就知道这张图上的制胜点是哪里了?”周沫说道。

    “搜索了才知道的,但是那个何遇,他是真知道。”高歌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他能成为我们的队友就太好了。”周沫又是憧憬又是遗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高歌回头看了一眼边走边聊的兄弟二人,若有所思地说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为您推荐